18年浙江发现奇怪编织袋牵出一场大案警方靠一片美甲破案

发布时间:2022-09-11 07:55:33 来源:BOB电竞体育平台 作者:BOB手机客户端

内容简介:  2018年3月4日中午,晴空万里的浙江省嘉兴市洪合镇,街上熙熙攘攘,热闹非凡。殊不知在本市某间出租屋内,也同步上演着一场惊心动魄的杀人案...

产品详情:

  2018年3月4日中午,晴空万里的浙江省嘉兴市洪合镇,街上熙熙攘攘,热闹非凡。殊不知在本市某间出租屋内,也同步上演着一场惊心动魄的杀人案。

  本是情侣关系的张亮与小红,此时宛如仇人般扭打在一起。随后,趁小红体力不支时,张亮更是直接骑在了对方身上,让小红动弹不得的同时,双手还死死地掐住了她的脖子。

  见状不好的小红连连道歉:“我错了,对不起”,“我不是人,你饶了我吧。”可这一系列放下尊严的求饶,并没有使张亮冷静下来。

  情侣之间有什么过不去的坎,非要用这种方式来解决呢?而小红到底做错了什么呢?接下来,便让时间倒退回张亮小红相识之际。

  2016年,张亮的妻子撒手人寰,心痛不已的张亮经常借酒消愁,喝得酩酊大醉。但是,想到自己的两个孩子年龄尚小,还需要人照顾,张亮又不得不努力工作。

  渐渐地,在高强度的工作下,伤痛也仿佛被时间抹平了。而后又过了一阵子,张亮在工作和家庭上逐渐感觉力不从心,此时的他多么渴望能重新认识一个温柔贤良的女人,帮他教育孩子,为他洗衣做饭。

  之后在亲戚的介绍下,张亮认识了目前在上海打工的小红。小红本是云南邵通市人,后来与一名男子步入婚姻殿堂,并生下两个孩子。

  知晓情况后的张亮,立刻展开对小红的热烈追求。最初二人通过上网聊天,张亮的频频夸赞“你真漂亮呀”、“我要是能娶你当媳妇,那我这辈子就无悔了”,哄得小红心花怒放,二人的感情也随之更进一步。

  然而,在嘉兴的生活并没有如小红想象中的那么美好。原本在上海时,小红因为文化程度低,便一直从事捏脚工作,不过好在薪水不低,日子过得也算滋润。

  可与张亮同居后,正当小红要去足疗店应聘时,张亮却发起了脾气:“足疗店里能有什么正经工作?咱俩现在一起过日子呢,你绝对不能去那种地方给我丢人现眼。”

  见状,小红只好作罢,入职在一家作坊店。不过,因为该工作收入不高,仅能维持正常花销。因此每个月需要给孩子寄钱的小红,旁敲侧击地希望男友张亮能在生活费上多出一部分。

  可此时张亮却表示:“我每个月也要养孩子,所以咱们现在的生活条件也就只能这样了。”接着,见小红脸色不好的张亮停顿了一下,赶忙放出糖衣炮弹:“放心,这些都是暂时的,将来我会把最好的都给你。”

  而后的日子,小红只好节省开支,免去大部分社交活动,这可使一向爱热闹的小红委屈极了,她抱怨道:“我在上海的时候,经常去酒吧玩,现在跟了你,我什么娱乐场所都去不了。”

  小红的话,让张亮十分不满。在张亮的潜意识里,他认为女人就应该本本分分地当一个家庭主妇,而不是到处结交好友。但想到自己与孩子的日常生活还要指着小红照顾,张亮便没有多说什么。

  又过了一阵子,小红在物质生活上依旧过得很拮据,张亮依旧一毛不拔。为此,二人之间矛盾颇多,火花不断。

  不过每次吵架后,张亮都会诚恳地认错,并苦苦哀求小红不要离开自己。心软的小红,看到张亮如此低声下气,也原谅了对方。殊不知,这一次次的忍让,最终竟换回了杀身之祸。

  2018年3月4日,小红和张亮的矛盾进一步升级。大男子主义严重的张亮自恋爱开始,就急于和小红结婚,意在将其牢牢拴在自己身边。但对此,小红却始终犹豫不决。

  因此,为了达到目的,张亮多次在社交软件上向小红的亲戚朋友大吐苦水:“小红总是忘不了以前灯红酒绿的生活”、“小红根本不想和我踏实过日子,每次提到结婚她都逃避”。

  然而,张亮却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,气不打一处来的小红彻底失望了,她坚定地说:“现在我在亲戚面前已经抬不起头了,我们还是分手吧。”

  随后,正当小红离开这里时,她还不忘吐槽:“你这么欺负我,我男性朋友会为我讨公道的。”而就是这样一句无心之言,彻底将张亮这颗不定时炸弹给引爆了。

  只见张亮一把将小红抓住,凶狠地说道:“你还敢报复我?那你今天也别想走出这个门。”接下来,事情便如开头所言,气头上的张亮活活将小红给掐死了。

  事后,已经酿成大祸的张亮并没有反省自己的错误,主动投案自首,反而劝说自己:“我不能自首,不然我孩子就要成孤儿了。”

  首先,为了避免民警搜到可以验证小红身份的东西,张亮将小红的衣服全部褪去,并装进了随手找到的羊毛衫包装袋中。

  接着,便是解决小红身上残留的张亮皮肤碎片,想要短时间内将这些微小的东西抹去,用水冲洗是最好的办法。因此,当天晚上九点左右,张亮驾驶三轮车,将小红丢在了水流湍急的河水中。

  做完这一切的张亮,第二天与周围人聊天,“无意”说出小红已经和自己分手,因为伤心过度,他现在要离开这个满是回忆的地方。

  2018年3月19日,环卫工人老张正在清理河道,等船开到迎春桥附近时,一个巨大的白色袋子映入眼帘。

  而后老张和工友合力将袋子捞了上来,这时老张还笑嘻嘻地说:“是谁扔了一个这么重的袋子,里面不会有宝贝吧。”可下一秒袋子被打开,老张脸上的微笑戛然而止,映入眼帘的正是一具裸尸。

  随即,老张赶紧报了警。民警赶到后,将尸体送去检查,最后结果显示该女子是窒息而死,这是一起故意杀人案。

  但由于尸体被泡了许多天,全身上下早已浮肿不堪,因此一时半会,民警无法根据面部信息识别该尸体的身份。

  于是,民警决定从其他方面入手,争取早日破案。首先,经相关技术人员鉴定,死者年龄在20到30岁之间,其次根据骨骼特征,死者应该是云贵周边的人。

  接着,民警又注意到死者手上涂了美甲,通过与美甲师沟通可知,死者应该是近期才做的美甲,并且该美甲款式早就过时了,所以价格也较为廉价。

  因而,民警对全市失踪人口,尤其是外来人员进行逐一排查,并在工厂、生活水平一般的居民区附近张贴了死者的模拟画像。

  时间一天天过去,获得的有用信息却少之又少。所以,最后民警决定从抛尸地点以及抛尸袋子上寻找线索。

  发现尸体的地方是在河道拐弯处,民警便逆流而上,对沿线上游部分一一调查。但因为该河道位于农村,所以很多地方都是没有监控的。

  该袋子与普通的编织袋表面上看很相近,但是它多了两个对称的小圆孔。并且,该圆孔切痕整齐,证明是机器切割,由此可见,该小孔应该有特殊用处。

  得到这一重要信息后,民警再次推测,凶手很有可能刚刚购买过大量的羊毛衫,或者凶手正是在羊毛衫厂工作。相比之下,后者的概率可能更高一些。

  但因为本市存在许多羊毛衫厂,而每一个厂里的员工数目又很庞大,再加上无法核实死者信息,因此民警的调查进度仍旧很缓慢。

  而事情彻底出现转机则是在几天后,一名女子来到警局报案,并表示:“我表妹已经失踪十几天了,家里人怎么联系都找不到。”

  接着,该女子又将自己表妹的特征细说出来:“我表妹小红今年23岁,身高一米六,和我一样都是云南人,是来这边打工的。”

  听到这里,民警立刻与前一阵水中抛尸案的死者联系起来,为了进一步了解情况,民警又让报案女子讲述了其表妹的工作情况以及亲友关系等。

  “我表妹原来在足疗店工作,后来去了作坊店。她在这没什么亲戚,只有一个男朋友,二人感情应该还不错,但是也吵过几次架。”报案女子焦急地说道。

  随后,民警便找出了抛尸案中死者的相关材料。当模拟画像被拿出时,报案女子眉头紧皱一言不发,随着死者美甲照片被展示,该女子终于忍不住了,她捶着胸口嚎啕大哭:“我的好表妹,你从未害过任何人,怎么却落得如此下场,上天啊,你太不公平了!”

  见状,民警赶紧安抚报案女子,并询问对方从哪点判断出死者身份的。原来,早在半个月前,正是该女子和其表妹一同前往的美甲店。

  “那天我表妹选美甲选了很久,我清楚地记得,这就是她做的款式。”报案女子用嘶哑的声音崩溃说道。

  根据小红的交友网以及生活区域,办案经验丰富的民警立即将小红男友张亮设为第一嫌疑人。然而让民警没有想到的是,等他们到达张亮与小红的出租屋时,屋内的住户早已换人。

  根据附近邻居提供的证词,民警又了解到张亮之前和小红大吵了好几次,并且二人正是在小红死亡前几天分了手。现如今张亮又突然搬家,种种迹象进一步加深了张亮作案的嫌疑。

  2018年3月28日,民警根据可靠消息,找到张亮的新出租屋时,张亮第一反应竟脱口而出:“我没杀人,你们找我做什么?”

  如此掩耳盗铃的行为,让民警彻底确定张亮与小红的死脱不了关系。随后,民警将张亮带回警局,并拿出小红的尸体照片让其比对。

  但当警察接连质问张亮为何搬家?为何女友消失多天对方却从不起疑?为何装载小红尸体的袋子是张亮所在工厂常见的编织袋时,哑口无言的张亮彻底放弃了狡辩,默认了杀人事实。

  一时间,张亮宛如泄了气的气球般瘫在地上,目光呆滞地说道:“我真的不是有意要杀害小红的,一切都是因为我太爱她。”可这样极度偏激的爱,是可笑又可悲的,是注定无法让所爱之人幸福的。

  张亮打着爱女友的名义,却精心设计出一套自以为高明的抛尸手法,不过我国警察的办案决心与能力也不容小觑。法律不容儿戏,当张亮杀害女友,还试图毁尸灭迹时,他未来的命运也在那一时刻被定格。



上一篇:不管厨房大小别乱塞塑料袋!现在流行这样做整洁美观不占地
下一篇:【北京您早】垃圾分类我们在行动——延庆“菜篮子”的垃圾分类经